龚州房产网-平南房产信息平台

二维码
鼓励“三胎”:这些楼市政策有望“松绑”!
发布于2021-06-03 分类:政策法规 来源:小龚 阅读(17329)

积极应对生育水平持续走低的风险,统筹解决人口问题,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创造良好的人口环境。

背后的原因翻译成大白话就是:生孩子的速度变慢了,后面的韭菜规模确实不够了,很危险。我们可以从“出生规模数据”上也可以看出这背后的“隐忧”。

自从1949年建立新中国以来,中国历经70年的人口历程,总共享受过两次“大婴儿潮”:


第一次婴儿潮,出现在1962年-1975年,历经14年的人口出生高峰期,合计生育人口高达3.6亿,中国25%的人口都是在这个阶段出生的,是中国最大一次“婴儿潮”和“人口红利期”。

2008年次贷危机以后,中国决定启动“房地产经济”,第一波婴儿潮的人正好处于30岁-45岁的“住房需求高峰期”,谈恋爱结婚生孩子一系列的人生阶段,从而支撑了中国楼市的“黄金十年”。

如果没有第一波婴儿潮的3.6亿人口,就没有中国房地产从2008年-2017年的“黄金发展十年”。

从2020年开始,第一波婴儿潮的人群已经开始逐渐进入“退休年龄”,对大城市的房产需求开始下降,很多人开始酝酿出售部分资产转而购买“养老资产”,为自己的后半生做准备。

因此,针对中国第一波婴儿潮的人群需求来说,银发经济及养老资产是未来十年中国楼市的“新热点”。

中国第二波婴儿潮出现在1982-1996年的15年,人口出生规模高达3.3亿,是中国第二次规模极大的“婴儿潮”,这部分人大多数是第一次婴儿潮的“下一代”。

第二次婴儿潮出生的人口,在2020年正好处于人生住房需求的高峰期,年龄集中在25-35岁之间,谈恋爱结婚生孩子的关键时期。

这群人将会成为未来中国楼市“白银十年”的关键支撑:他们将会在2030年后逐渐进入退休状态,才会对大城市的住房需求出现下降。

所以从中国第二次婴儿潮规模上看,我们就可以理解中国楼市从2020年后,至少还有10年的“白银时光”,10年内中国楼市依然坚挺。

但是自从1997年开始到2021年的15年期间,中国就再也没有出现了“婴儿潮”的现象了。

中国2013年“放开单独二孩”,2015年“全面放开二胎”,都没有带来规模巨大的“婴儿潮”现象,2013-2017年平均每年的出生人口不足1700万。

从2018-2020年,中国的出生人口居然还出现了“断崖式下跌”:从2018年的1500万,下降到了2020年的1200万。

本次放开“三胎”,时间点是合适的:因为第二波婴儿潮的“80-90”后群体,最大年龄还不到40岁,最小年龄才25岁,这批人完全可以“多生小孩”。

中国完全有机会出现“第三次大婴儿潮”,但生育率却一路下滑,背后的原因非常值得深思。

高房价,高教育支出,高就业压力,这“三高”是重要原因,996,内卷化,躺平等社会现象的大量出现,让80-90后高度焦虑。但与此同时,买房改善的各种“限购限贷限售”其实也是关键因素之一。

中国的楼市自从2017年以后,就进入到了“限购限贷限售”的发展阶段,尤其是对大城市的买房改善,形成了巨大的制约因素。

限购,房子买不了;限贷,房子买不起;限售,房子卖不出去,手里没钱改善,等等这些因素毫无疑问也是制约“生育率”的重要原因。

这次中央提出要“配套支持措施”,鼓励“放开三胎”,“鼓励生育”,因此我们判断,部分楼市政策有可能将会迎来“松绑”:第一,针对“二胎”,“三胎”,应该调高“非普宅标准线”,鼓励由于家庭人口增长,可以多购房改善。